神隐期的米葵

这里米葵!九十九流辣鸡文手z
主混AoTu!!
主吃雷安!不逆不拆!!
然后就是:瑞金/鬼莱/雷祖/萨杰
不怎么喜欢骨科啊,自攻受之类的x
西幻什么的最棒!
来啊对戏啊w皮有安迷修/莱娜比较喜欢原创w然后就是——❤请多关照!

脑洞:「孤独交换公寓」


人物是我家孩子们和我)

有人想看吗qwq)


爬至山顶,一片废墟冒冒失失地闯进我的眼里。堆叠的废砖烂瓦,早已生出的枯藤无数。风雨的侵蚀早已让这里变得一片狼藉,但金色的夕阳却为它披上一件暖色的外衣,无数暖意取代了阴森寒气。


我气喘吁吁地弯下身子,双手撑在膝盖上。好让身子不至于累得散架。脚下的小家伙好像对我的体能十分不满,肉乎乎的爪子使劲儿拍了拍我的手背。我只好抬头对上它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和嘴里死死叼着的玫瑰,抬手揉揉它的脑袋。


我真不知道这只白猫把我从温暖舒适的咖啡厅里带到这个深山老林里是要做什么。一小时前服务生还告诉我说它很乖很聪明,但寒风掠过我脸庞刚长好的伤犹如刀割一般再次将它的痛翻了出来。我无奈地拾起它踢到我脚跟前的鹅卵石。摇摇头直起身子,做了个拉伸,踉跄着扭伤的脚准备下山。


“...!”


鱼鳞云朵忽然被一阵妖风吹散,橙红色的天空在渐渐褪去那件外衣,取而代之的是明丽的湛蓝。枯藤杂草疯了似的抽藤生长,一瞬间的功夫,它们织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展现在我眼前。


更可怕的是,那些废砖烂瓦居然齐齐悬浮在了空中,掀起一番尘土飞扬。


当我再次睁眼时,一座被爬山虎缠绕、薰衣草包围的欧式建筑出现在我面前。我愣着眨眼,手松开那块印有瑰丽而又复杂花纹的鹅卵石。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这时,一个修长的身影从旋转楼梯上一跃而下。那是一个白色短发的男人,他胸前别着一支惹眼的玫瑰花,款款来到我身边。


“一小时主人,欢迎光临「孤独交换公寓」。”

吵架

安安跟雷总吵架后破门而出就要走

雷总坐在沙发上看都没看他:带上伞,下雨了。

安安:...


什么毛病这种人

雷忌一yī:

帮帮我,这个人是冒充的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诗吹向)

或许菠萝吹雪本来不喜欢梨花诗这种女生。暴力,口吃,固执。
但是她是梨花诗啊。善良,重情义,还有点可爱。
所以才会不论多少次轮回都紧紧抓住她的手吧。
“菠萝,吹雪,你这个,大骗子!我才,不喜欢,你呢...”
“巧了,我也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望着快要哭出来的女孩,他挑眉一笑,
“但是,那是在遇到你之前咯。”

诈尸介绍

嘿朋友们白嫖的日子真好(什么)
没错我其实一直都在lof只不过没文力了orz
顺带来个现在的自我介绍吧,不知道为什么简介那里就是改不了qwq

咳嗯。
这里栖迟/米葵,叫哪个都ok
文画双修但都渣x在lof里还是主发文。
目前混凹凸和果宝,吃雷安和雪诗。他们最好不许拆逆!!
现在正在补小英雄,这个番好热血但目前还没有吃的cp,如果有安利就好了w
本命米迦/临也,女本命夏娜,死傲娇赛高
还喜欢原创语C,皮都是自己娃的衍生,是个孩厨x
以上,幸识,多指教💕


成为一名合格的孩厨ing.
儿子照着个萝莉白化病女友,七岁年龄不是问题x
“你打乱了我的计划”

一个只发文的人来掉掉粉咯——
P1帝王雪。
P2黑化的小诗诗。
私信雪诗tag不解释x

男巫x公主

#童话梗#
#女巫和公主#
是女nan巫菠萝x公主诗
——————
01.
这是一个尊敬女巫的国家。女巫在皇宫中长大。
五岁的二公主是个可爱的就像贵族鸟一样喜欢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在课余时候总爱去找那个五岁的男巫玩耍。
说是玩耍其实就是,暴打。
“菠萝吹雪,我的,礼裙呢?”
“我看那个大公主喜欢就给她穿几天嘛。”
“你!”
“也就是推个顺水人情啦。诶诶诶你别打我!”

02.
把脑袋埋进书堆里的男巫从犄角旮旯里抬起头,梨花诗二公主摇头晃脑双手叉腰找他还礼裙。这时菠萝吹雪就会哈哈一笑合上书准备逃跑。但他总被抓来打一顿。
话说吧,这梨花诗公主总是要演话剧,是公主王子这样的经典戏码。男巫总是被要求演王子。
“我亲爱的大公主....”
“去,你的,大,公主!”
“我愿意陪你到老,至死不渝,我亲爱的三...额不二公主。”
小公主奶声奶气地抗议哪有这样的花心王子,鼓起的腮帮子在听见男巫说那再来一次时又消下,脸上笑开了花。

03.
后来公主长大了要嫁给一位邻国的王子——即使她根本就不了解他。
婚礼上公主穿着白纱裙摆绽开如同一朵花,王子穿着修身的礼服站在她的身边。男巫就站在高台上——身份尊贵的他被邀请来做证婚人。
而公主站在台下,却远没有当初那么期待这样的戏码。
“那么,亲爱的小公主,你愿意嫁给这位英俊的王子么?”
“你,现在,怎么,不念错了啊。”

04.
正在公主忧郁许久准备开口时,王子的侍卫突然跑上大殿说有要事相报——王子的母后病倒了。
于是这孝子便溜了。大殿上议论纷纷。二公主揪着裙子很是不安。
过了好久好久呀,大概所有人都有点不安的时候,男巫轻笑,一把扯下头上的礼帽抓在手里转了个圈就成了一大捧花,从台上轻巧跳下,将花放进公主冰冷的手心。
二公主惊讶地瞪大了眼。而菠萝吹雪却笑嘻嘻地说,“毕竟我还没有还你的礼裙呀。所以,
他单膝跪下,在众目睽睽之下,
“二公主可愿意接过这捧花,与我回家呀?”

END

末世pa 「恍惚间,以为是你给的温柔」

#梗1.背景是丧尸爆发,你会对你暗恋的人说什么。
#梗2.一个在网上看见的图梗,大概总结为一句话“恍惚间,以为是你给的温柔”
意识流,混乱没文笔抱歉qvq
——————
09.
一声枪响划破了寂静。紫眸的“人”倒地手上的苹果滚落到了安迷修脚跟前。
“怎么了迷修?”一个军官打扮的人提枪上前,“你没事吧?”
安迷修摇了摇头,随后眼眶泛红。
恍惚间,以为是你给的温柔。

08.
不知何年何月,地球能源枯竭,环境急剧恶化,国家之间战火连绵。一个巨型的实验室爆炸,未完成的实验样本四溅,沾染上这种液体的人都失去理智甚至没有自我意识,变成靠吃食普通人类来维持生命且无法死亡的怪物,又称“丧尸”。
这种生物骤然剧增,遍布国内。安迷修说雷狮就算再有钱有权也阻挡不了这么非人类的灾难,于是他们两个跟随着部队逃亡各个城市。
逃亡的日子很糟糕,食物匮乏,暴乱不断,似乎天也因此永远是阴霾的。压抑地让人看不见希望。雷狮总是跟安迷修说,你看你蠢得,连老天爷都不肯看见你了。然后就会因这句话遭来一顿打。
只是因为他不想安迷修总是为无关的人送命。

07.
安迷修这个人很固执,雷狮把这个叫倔。
他总是对女性有着莫名其妙的好感,上次还差点因为一个小姐送了命。雷狮总是趁机嘲笑他恶心帅。但有人告诉安迷修说,雷狮后来还非常生气地骂了一顿那个女的。这让安迷修有点不明所以。
然后一起逃亡的人就问安迷修,雷狮真的跟你关系很臭吗?
安迷修冷笑一声,这还有假?
但就是这种敌对的劲儿,在末日时分互相扶持走到最后。
谁知道雷狮和安迷修对对方到底有着怎样的情感呢。

06.
那是逃亡的一个夜晚。安迷修的木剑不知道哪去了,于是被发狂的僵尸所伤。他地血流不止,靠在墙上。气喘吁吁地捂着胳膊,咬牙到发出声音。
疼痛让他视线模糊,夜色朦胧中闪现出一个人的身影——那是个熟悉的影子,风中飘荡的头巾和摄人心魄的紫眸。
“雷狮...”
“我在。你闭嘴。”

05.
“迷修生日快乐啊。”
安迷修生日那天,所有人都给他唱着歌。毕竟他的人缘是雷狮都会夸的。但唯独缺个礼物。
“瞧把你开心的。”雷狮翻身坐上安迷修搭着的拉杆,丢给他一个苹果,“祝你母亲的受难日快乐啊,骑士。”
安迷修不乐意地接过。他知道这个苹果的来之不易,正准备端详时却被抢了回去——
“等等,我来一口。”没等安迷修反应,雷狮就不客气地啃了一口又丢了回去。安迷修翻了个白眼给正在美滋滋回味的雷狮,嫌弃地看着这个礼物。
那苹果上有个虫洞,雷狮看见了。

04.
就在人们以为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下去之时,丧尸病毒彻底在全球范围内爆发了,大批丧尸涌进安迷修和雷狮所在的“最安全的防线”。
安迷修在一大堆白花花的纸片中疯狂寻找着什么,然后赶紧抓起手机拨打了雷狮的号码。电话接通了,他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在全是尖叫的人群中冲着这个通讯设备大喊,却被雷狮异常低沉的声线让准备好的声音未能冲得出喉咙。
“下次见面,别发楞赶紧跑,傻逼骑士。”
电话掉地的那一瞬间雷狮好像还说了什么。反正安迷修脑子一片空白没有听见。

03.
之后的日子就像灰霾的天。安迷修抓住每一个外出的机会寻找雷狮,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一个月后,他跟着部队逃到了更远的北方。然后有机会拿到了枪还有更精良的武器。
雷狮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坐在废墟上抬头望着坠下无数雨滴的天幕出了神。

02.
“雷狮先生...”护士小姐有些为难地低着头咬唇不语。
“有什么事直说吧。”雷狮撸起满是血的袖子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却云淡风轻。
“你被感染了。而且已经是好几天了。”
“设备没有太好的,但检查出你吃了什么不干净的食物里有病毒。”
“还有之前的伤一直拖着,也是会恶化的。”
小护士一口气说完了这些,抬眼望了望雷狮。
雷狮揉揉头顶的黑发,嘴里嘟囔几句无奈地笑了。
“那我还是离那家伙远些吧。”

01.
前面,一只丧尸背对着安迷修站在高高的废墟上在掏一具尸体的内脏送进嘴里。安迷修虽是见多却也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那东西突然转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安迷修看见了,那双摄人心魄的紫眸。
那“人”将手里的心脏扣去了一块,机械生锈般地将剩下的伸手向安迷修递过去。
恍惚间,安迷修觉得那是雷狮给他的苹果。
「“下次见面,别发楞赶紧跑,傻逼骑士。”」
「“本大爷喜欢你,听见吗。”」
END

临静 Super Psycho love

——也是自不量力给豆太的手书配文x@イザシズ豆 悄咪咪at at/捂脸
囚禁play,临(轻微病娇)中心吧x
有假的肉x越往后越刺激真的xxx
——————

“我是想给临也君介绍一下我的另一个朋友呢!”新罗大大咧咧的介绍,是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的第一次见面,或许也是最后一次静熊对临也留有好感。




酒红色的绯瞳射出渗人的光,眼底的笑意掩盖不住内心的悸动。想将他关进那金色的小笼子,用冰冷的链条禁锢着他的行动,从手到脚的。这个力气堪比怪物的人此刻竟挣扎着,最后无力地靠在墙壁上。而那过程中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声音简直神作天籁之音。


垂首,眼看着冰冷的项圈扼住金发男人的脖颈,凑近些,瞧那皮肤下的血管里流淌着手中酒杯里那美好的颜色——勾唇,舌尖滑过恶魔般的尖牙...真是让人想舔舐一番,尝尝那甘甜的味道。


今天已是第几天了?记不清这些事情了。但是为了阻止他跟别人在一起,为了听不见那该死的手机铃声,为了看不见他依在别人肩头,便心安理得了许多。坐在松软的旋转椅上双手交叠,合上双眼静静等待。


今天来想些关于小静的什么呢?是他会在听到鞋跟敲击在地板上一点点迫近的声音时,瑟缩着身子的样子;还是我就站在为他设计的笼子外,等待着他从内心涌出的恐惧慢慢地吞噬着他的内心;最好还是看他宽大的身躯臣服在自己的脚下,用因药物产生的满脸红晕呵着一团团白雾恳求自己?


哦不,昨天做了什么?脱了他最喜爱的衣服,抚摸他那细腻的肌肤。亲吻着微凉的双唇——亵渎你的滋味该是多么美好。


然后呢?然后听着他躺在冰冷的“笼”中呻吟,看那脖颈上自己的战利品,拿马鞭轻挑起他滚着汗珠的下巴,瞧着那轻颤的睫,手指伸进金子一般的短发里,斜眼瞥见那被自己踩得破碎到不成型的手机还微弱的散发着最后的聊天界面,嗤笑一声:


“小静,你知道我比他们爱你。”


血溅在了屏幕上。